连环画创作中的传统继承与创新发展

创作实践

日期:2016-05-23
收藏 823

线条是中国绘画的基础和主要造型手段,在连环画创作中,线条的直观印象常常能够决定读者对作品的理解方向。朱岷甫的《孙庞斗智》,线条古拙遒劲,传递出悠 远的历史感和朴素的思辨意义。黄全昌的《海瑞罢官》,线条硬瘦如竹枝,与人物的清风傲骨巧妙关联。再如席剑明的《西风独自凉》、李乃蔚的《阿基米德的故 事》等,都是把线条的个性与故事内涵完美结合的优秀作品。在西方,虽然塞尚、凡·高等人也通过线条来表现心灵的激情,但在整个西方美术体系中,线条只是构 成体、面、光、影的元素,不具备独立性。而在中国传统绘画中,线条不仅是物象的直接反映,也是画家主观情绪的表达,我们常常通过对线的形态判断来了解画家 的功底和个性。
       上世纪80年代,一大批中青年画家登上了连环画的艺术舞台,他们大都具备较强的写实能力,经过长期磨练,对形体、空间的把握越来越准确,也就越来越不满足 于对客体的描摹,进而追求客体、情感、笔墨三者合一的境界。不少画家都是通过对线条的研习揣摩完成这一转型的,并由此形成了富于个性的绘画语言。曾任天津 艺术学院院长的陈冬至,当年也是连环画界的名手,曾以《信任》(与郑庆衡合作)、《镜花缘》在第二、第三届全国连环画评比中获奖。他的处女作《司马迁》虽 然造型比较出色,但线的变化少,表现力仍显单薄,此后发展为挺劲飘逸、刚柔相济的折带式线条。《镜花缘》中奇古的人物造型、光怪陆离的海外诸国,亦真亦 幻,读者随着线条的流走,也经历了一次视觉上的漫游。四川画家徐恒瑜善于通过线条的变化表现不同的题材,《木绵庵》圆熟流利,《玉壶吟》清幽简括,《李慧 娘》又以细密的折笔代替曲线;荣获第六届全国美展铜奖的《家》,以舒缓、沉稳的线条构成平正、空旷的视觉效果,在静谧的氛围中突出了人物内心的寂寥与惆 怅。江苏画家胡博综,以《十二品正官》、《要是我当县长》、《倪焕之》在第二、第三、第四届全国连环画评比中获奖,他的线条从容洒脱,善于通过长短组合与 断、续之间的变化表现复杂的虚实关系。胡博综的学生高云,是上世纪80年代连环画界的一匹黑马,他的代表作《罗伦赶考》虽然只有短短的13幅,却开创了线 描的新风尚,钉头鼠尾描与铁线描并用,赋予画面流动的气息,隽永闲雅的风致令人回味无尽。这套作品对当时的连环画创作产生了很大影响,并在全国美展中荣获 金奖。
       水墨画是中国传统绘画体系中的一个分支,从新石器时代的墨绘陶器上可以看到这种形式的萌芽,所谓“墨即是色”、“墨分五彩”,实际上代表了中国人观察世界 的独特方式。随着中西文化在20世纪的相互渗透,水墨的概念和形态都发生了变化,出现了以素描为基础的西式水墨。上世纪60年代以西式水墨连环画著称的画 家首推温勇雄(即高山),他的代表作《日出之前》,层次丰富细腻,笔势疾如奔涛,对中西绘画语言的优势高度融合,其精湛的技法和强大的感染力至今令读者念 念不忘。上世纪80年代,夏葆元和潘蘅生成为水墨连环画的主要代表人物。夏葆元与林旭东合作的《方志敏的故事》、《打倒假洋鬼子》、《鲁迅的青少年时代》 等作品赢得广泛赞誉。潘蘅生的《周游世界》,讲述了画家的父亲、著名旅行家潘德明靠徒步和自行车完成环球旅行的事迹。画家以生动的笔墨再现了20世纪30 年代世界各国的风土人情,作品中出现了大量历史名人。单色水彩与西式水墨的原理与绘画效果基本一致,江西画家汪晓曙对这一技法驾轻就熟。他的连环画《林肯 总统》、《古堡》、《血与沙》、《欧也妮·葛朗台》等,以质感细密见长,对人物气质的挖掘和意境的营造也极为出色,曾多次在全国和省级连环画评比中获奖。 上世纪80年代还有一些青年画家,发挥毛笔的特性,创作出具有西画韵味的作品,如丘玮的《沉船》,吴冠英的《带阁楼的房子》,陈新民(即辛明)的《名优奇 冤》、《那五》等等,都曾给读者留下深刻的印象。
       中国连环画艺术发展到上世纪80年代,思想性、艺术性和娱乐性均达到了均衡和统一,我们从中看到了传统的延续与弘扬,也看到了积极进取、探索创新的时代精 神。面对汹涌的社会变革大潮,画家也在思考着自身的突破。叶毓中早在上世纪60年代就以《宋定伯捉鬼》崭露头角,70年代末完成的《李白和杜甫》奠定了他 在连环画界的地位,这套作品把两位诗人的命运置于唐王朝由盛转衰的巨大历史空间,线条娟秀精丽,人物造型已不再拘泥于常规,男性略显修长挺拔,女性则圆润 丰腴,构图上尽量把景物分割成平行或垂直的“面”,使繁复的画面看上去更严整有序。到了80年代中期的《蛇郎》、《鹰笛》、《玄奘》等作品,已逐渐发展为 单纯、简约、流丽的装饰性风格。对西藏满怀眷恋与虔诚的韩书力,是一位富于传奇色彩的画家,他的早期作品《会说话的琴轴》、《洪湖赤卫队》(与曹小强合 作)偏重写实;《猎人占布的故事》融入了写意技法,营造出宗教的神秘感;《沙恭达罗》以线条连缀黑白色块,图案化的特征凸显。在《邦锦美朵》中,韩书力直 接采用了工艺图案的形式,以龟裂纹密布的深褐色为主基调,大量使用环形、多边对称或三等分构图,轮廓粗犷,布局浑然,人物造型拙朴生动,形如挂毯,具有浓 郁的民族特色。这套作品曾囊括多项殊荣,是中国美术馆全套收藏的第一部连环画。陈全胜早期的连环画也属于纯粹的写实作品,朴实自然,不事雕琢,进入上世纪 80年代后对形式感做出多种尝试,佳作频频,新意迭出。《辛弃疾》线条迅捷凌厉,形成方、圆、锥等直观的几何构图,并通过巧妙的组合体现出张力、动态和气 势;《梦中缘》借鉴明清版画插图的风格来传达浪漫主义情调,线条简洁圆畅而富于韧性;《剪刀案》根据清代服饰的特点适度变形,以侧锋构成锐角,给这个曲折 的故事增添了一种冷峭的意蕴;《洛神赋》又吸收了敦煌壁画的特点,线条婉曲妙曼,色彩华贵纯净,对文本的诗性特征做出了创造性发挥。上世纪80年代锐意创 新的画家实在不少,在此不能一一列举,但卢延光的名字是不该遗忘的。他为连环画注入了更多唯美主义和装饰性元素,把传统文化与现代审美情趣完美结合,熔炼 成简洁雅致、空灵奇幻的试验性绘画语言,在传统的写实主义风格之外开辟了一片天空。他对古代工艺美术造型和图案的运用得心应手,同时广泛吸收比亚兹莱、蒙 特里安、克里木特和包豪斯体系等西方现代派的绘画技巧和设计理念,创作了《荆钗记》、《恩与仇》、《棠棣之花》、《贪泉》、《关汉卿》、《长生殿》等一系 列精品。在他成熟期的代表作《龙女牧羊》中,舍弃了惯用的黑色块,以单纯的点、线和富于象征意义的几何图案、符号组织成不同层次的灰度,以实带虚,曲尽其 妙,洋溢着优美的旋律,如同一首凄婉绵长的恋歌。
       连环画艺术为丰富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发挥了重要作用,同时也成为青年画家成长的摇篮。当今美术界的不少名家,都从这里踏上了艺术道路,从他们早年的创作 中,可以发现其风格的演进。施大畏在参与《李自成》的创作时,已经展示了他的豪放气质与英雄主义情怀,此后在素描基础上逐渐融入国画与书法的运笔技巧,苍 劲有力的写意式线条和斑驳参差的墨块,势如摧枯拉朽,非常适于表现战争题材和宏大场面。《闹江州》、《清风寨》、《唇亡齿寒》、《暴风骤雨》等作品,阳刚 暴烈,声色动荡,由此形成了标志性风格。当他走出连环画的创作,投入到国画创作时,仍然执著于军事题材和重大历史事件,以超大尺幅截取历史的横断面,去表 现中华民族的苦难与悲壮。冯远在连环画创作中所走的是另一条路线,上世纪70年代的大量实践奠定了深厚的写实功力,80年代在表现形式上不断推陈出新,他 以导越迹为笔名创作的《赵盾背秦》、《谭嗣同与变法》,以渊源为笔名创作的《画魂》以及《萧显写匾》、《梁红玉》、《九龙杯传奇》、《战地钟声》等短篇, 风格各异,形式千变万化,但都能深入切合主题。冯远说过:“在自己的连环画中如何安排每个人物的形象,使得他能变得活灵活现,表现生活气息,是一件很有趣 的事情。那个时候我的角色像是集导演、编剧、摄影、美工、表演于一身。”这正表明,他深谙连环画的创作原理,善于把“自我”融入角色,我们很难在他的连环 画中总结出画家本人的个性,但这种没有个性的个性,恰恰代表了一种智慧。

相关文章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