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艺术》聚焦 | 画到西厢玉绝瑕——怀念王叔晖

来自:中国艺术 2017-08-05  1  640


新中国连环画的发展,王叔晖是一个里程碑。她是中国传统连环画艺术的传承者,又是新时代连环画的开拓者,是人民美术出版社连环画创作、出版的辉煌历史上具有代表性的人物之一。在人民美术出版社工作期间是她一生创作的高峰期,她的连环画代表作都是在此期间完成的:1954年完成《梁山伯与祝英台》和《孔雀东南飞》,1956年完成《西厢记》,1962年完成《生死牌》,1963年完成《杨门女将》。而她的人生,亦为人唏嘘,她终生未婚,却画出了最经典的爱情故事。她所画的《西厢记》(128幅白描)曾于1963年第一届全国连环画创作评奖中获一等奖。著名画家潘挈兹评价王叔晖创作的连环画版《西厢记》,称得起是一部划时代的杰作,可以和王实甫的《西厢记》名剧百世并传

1502274619392393.jpg

连环画《孔雀东南飞》 封面 王叔晖绘

王叔晖祖籍浙江绍兴,出生于天津。由于父亲中途免职,她在天津竞存小学仅上过两年学,但自幼聪颖,绘画才能突出。家里来了客人,她常偷偷描摹客人的服饰,画得挺像。一日,有位客人看到她的画,郑重向她父母建议:送这孩子去学画吧,或许将来会有出息。

就这样,15岁的王叔晖开始学画,她的启蒙老师是绍兴同乡又是亲戚的吴镜汀、吴光宇兄弟。吴光宇长王叔晖四岁,他介绍王叔晖进了中国画学研究会,有机会向当时京城一批画家学习。入会三年间,她几乎年年得到研究会颁发的奖品。她参加学会第二年的作品是参考宋人《捣练图》所画一幅仕女人物图轴,而情景却有所独创。《艺术旬刊》为此点评:取径高古,神理毕具,殊不易得。周养庵会长看到后,赞赏之余,特意在画上挥毫题道闺秀中近百年无此笔墨,还聘请她担任了研究会的助教。广济寺大悲殿的32观音应真,皆由中国画学研究会出人绘制,唯一的女性便是王叔晖。

1930年,王叔晖的家庭发生了变故,她承担起家庭生活的重担,卖画营生,供养母亲和弟弟上学。1982年,王叔晖接受《连环画论丛》副主编曹作锐的采访时说:解放前,我画了二十多年,不论什么扇画、条屏、中堂、百子图、百美图都画,大约画了有一千多张。但是,好作品并不多,因为那时我来不及仔细推敲,我要赶时间,要多画。我靠卖画养家,靠卖画给母亲治病,不多画就揭不开锅。只有到解放后,我的艺术创作道路才算是真正开始。

1502274392165576.jpg

连环画《梁山伯与祝英台》 封面 王叔晖绘

北平解放那年,王叔晖通过考试,进入出版总署工作,接受的第一个任务是为小学课本画插图、地图。当时,新中国成立不久,急需创作健康的连环画作品。1949年,她创作了连环画《木兰从军》和《孟姜女》。不久,人民美术出版社成立,她调入出版社,任连环画册编辑室创作组组长。当时的人民美术出版社聚集了徐燕荪、卜孝怀、墨浪、任率英、刘继卣、林锴等杰出的中国画人物画家,是北方的连环画、年画、宣传画的创作中心,与连环画的发源地、连环画创作重镇上海遥相呼应。

王叔晖深知自己的底子薄,就利用空闲时间抓紧学习,首先是补上了人体写生、素描等专业课程,其次是阅读了大量的书籍。出版社资料室有一套《古今图书集成》,几乎没人借过,她发现之后如获至宝,借来后不仅通读,而且做了大量笔记和临摹。

从新中国成立初期到文革前,十几年里,她创作了大量连环画。除了两部《西厢记》之外,她的连环画重要作品还有《孟姜女》《木兰从军》《河伯娶妇》《墨子救宋》《梁山伯与祝英台》《孔雀东南飞》《生死牌》《杨门女将》等。她的连环画代表作,受到群众的普遍欢迎,许多作品发行量在百万册以上。

王叔晖认为:别瞧连环画这个东西小,要打算把它画好,并不容易。它不仅仅表现在画面上,那画面以外的辛苦就多了。打个比方吧,演员只管演戏,不必管服装道具,舞台布景,那些事各有专人负责,而连环画呢?画家除了脚本之外,一个人都得管,连导演的事情都得担起来。她强调细节的真实。她说:我们画连环画时,有好些资料要靠平素积累,脑子里要像个底片箱,需要哪个就抽出一张来。如果只在接受了脚本之后再去现找,脑中全无印象,到茫茫书海里去捞针,那就难了。

除了平素积累,也需要体验生活。《生死牌》原是梅兰芳剧团根据同名湘剧改编的京剧,她画戏曲连环画《生死牌》之前,专门到梅兰芳剧团去看排练,默记演员的招式,还到东安市场的盔头铺去画戏装写生。大热的天气,她在那里画,一件蟒袍就要画两三天。

1502275004734622.jpg

连环画《生死牌》封面 王叔晖绘

在我的办公室,墙上挂着王叔晖创作的《西厢记》中的《听琴》印刷品。从新中国成立到文革结束,中国的绘画,除了主旋律创作,除了个别如齐白石、李可染的创作,最精彩的是连环画创作。而连环画中,《西厢记》是最精彩的作品之一。而彩色连环画《西厢记》中又属《听琴》一幅最为经典!

1953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新婚姻法公布。人民美术出版社想配合出版《西厢记》四条屏,把创作任务交给了王叔晖。四条屏是年画的一种,是农家喜爱的一种张贴画的形式,每一个竖长的条屏上有四幅作品,四个条屏共16张,这就是为什么过去彩色连环画有16张的传统。但谁都没有料到,一年后问世的这部彩色四条屏连环画,日后成了载入新中国美术史册的佳作。1983年外文局对外发行的《中国画报》,计划陆续介绍中国绘画作品。编辑部专门征询美术理论家江丰(曾被打为美术界头号右派)的意见:该从哪部作品开始介绍?江丰先生脱口而出道:王叔晖的《西厢记》!”1983年第一期《中国画报》,将16幅本的工笔彩色连环画《西厢记》全部刊出。

1502274573899469.jpg

连环画《西厢记》  封面  王叔晖绘

1502275032342390.jpg

连环画《西厢记》之惊艳 王叔晖绘

《西厢记》的人物刻画生动,造型准确,情感特点栩栩如生,环境充满诗情画意,色彩典雅,线条流畅。这部作品,王叔晖似乎投入了一生的情感及几十年画仕女画的经验。十年之后的1963年,这部作品荣获第一届全国连环画创作评奖的绘画一等奖

元代剧作家王实甫的名作《西厢记》,写的是一对青年男女追求婚姻自主的爱情故事。相传这故事发生在山西永济县的普救寺。王叔晖未去过永济,时间紧,她选择了建筑上有代表性,也是她熟悉的北京广济寺为摹本。

王叔晖先生终生未嫁,但从四条屏《西厢记》看,她是将对爱情的理解、对爱情的追求全部表达在作品中了。 《听琴》一幅,是表现才子弹琴佳人听。才子因得不到莺莺而琴遣心声。墙外,几根微斜青竹,莺莺探身,侧耳倾听,端庄贤雅。琴声顺着风儿飘来,莺莺已然听到张生心声。

王叔晖在创作中一方面坚持其美学思想,一方面注意透视关系、人体结构、素描关系。比如张生在屋内隔着窗纸弹琴,不要说在晚上,即使在白天,我们也不能看得如此真切。王叔晖在这里使用了中国戏剧诗意审美语言,让大家在一幅图中,同时感受到莺莺的期待和张生的琴声。谁注意到这个细节呢?一般读者是注意不到的,这也是王叔晖的高明之处。

1502275084849962.jpg

连环画《西厢记》之长亭 王叔晖绘

由于多种原因,她创作的几千幅作品中,男性人物很少,晚年画《红楼梦》人物系列画时,她是打算最后才画贾宝玉的,但最终未能如愿。但她对人间爱情的赞美是发自内心的情感,是由衷的。由此看来,她在张生这个人物的刻画上是下了功夫、注入了情感的。她为这个人物定下的基调就是:一介书生,感情专一。张生的才情、气质,是王叔晖心目中的理想,也是我们普通读者喜爱的形象。

16幅《西厢记》的描绘,胜过万语千言。

彩色连环画的成本高,定价也高。也许由于价格的原因,王叔晖为了满足普通读者的要求,1957年又创作了128幅的白描本《西厢记》。

1979年第四届全国文代会期间,邮票设计家刘硕仁代表邮票设计发行局找到王叔晖,提出邀请她设计《西厢记》邮票的想法。1980年,王叔晖画完了四幅《西厢记》邮票图稿。四幅画分别名为《惊艳》《听琴》《佳期》《长亭》,即张生惊艳、莺莺听琴、佳期相会、长亭泪别。1983221日,特种纪念邮票《西厢记》发行。那一年,王叔晖已71岁高龄。一个月后,324日出版的英国《集邮周刊》,以全套《西厢记》邮票作为该期的封面;5月号的英国《外国邮票》月刊,在封面显著位置刊登了《听琴》这枚邮票。评价文章认为,这套邮票无论构图、色彩还是印刷,都非常成功。邮票上的人物栩栩如生,呼之欲出。它不仅仅是邮票,而且是精美的艺术品。一年之后,国内的最佳邮票评选活动将这套邮票评为1983年最佳特种邮票。日本的集邮杂志将其评为1983年中国最佳邮票。

《西厢记》邮票使王叔晖获得了更高的声誉,拥有了更多的读者。

1502275113805983.jpg

连环画《西厢记》之听琴 王叔晖绘

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是新中国成立时的特殊产物。当时人民美术出版社急需创作大量的年画、连环画、宣传画,而能够很好、很快地完成创作的画家并不多,这样的画家也是社会所需,于是,出版社在全国各地寻觅人才,并将他们调入出版社。出版社向这些画家下达创作任务,除了工资外,完成任务后,还有可观的稿费。王叔晖是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组长,在著名画家云集的人民美术出版社,创作室组长是个很重要的位置,首先要以身作则。

当年王叔晖的同事刘迅,三十多年后撰文回忆说,王叔晖每天总是很早到办公室,打扫、研墨,中午也不休息,总是不停地画画,提前完成创作任务。画《孔雀东南飞》时,仅收集资料就用了两个多月,画上的服装、道具、发饰,都有实物根据。为了画年画《西藏和平解放》,她到班禅驻京办事处、民族事务所详细了解藏族风俗习惯。因为画得真实,被学校当作直观教材。

王叔晖退休后,仍然关注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发展,接受出版社的约稿,像《红楼梦》人物画,王叔晖前后共画了红楼十二钗中黛玉、晴雯、王熙凤等八个人物。这组作品边画边出版,大多已作为单幅年画发行。可惜的是,在画《惜春作画》时,她突然故去,成为绝响。

时任人民美术出版社副总编辑、著名书法家沈鹏写下悼诗:

楼院昏昏落日斜,忽闻女史走天涯。魂归泉路钗销折,画到西厢玉绝瑕。一管串联红锦线,百年来去白荷花。仙游应化花中蝶,梁祝相随舞万家。

在王叔晖先生的追悼会上,既是王叔晖的同事,又是画家的姚奎、张广、徐淦、王里、许全群、徐希、林锴、江荧联名写了一副挽联,我认为,这是对王叔晖先生一生贡献最为贴切的评价:

将普及者提高,将提高者普及,善始善终真同道也;为红花之绿叶,为绿叶之红花,洁来洁去岂常人乎?

作者 | 林阳 中国美术出版总社总编辑

摘自 | 《中国艺术》第7· 聚焦

编辑:sinocomic

标签:王叔晖 西厢记


我来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本网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1 条评论

(还可以输入 200 字符)

微博动态

产品

连环画数字图书馆

多媒体U盘阅读器

触控一体机系统

连环画纸质图书

服务

在线阅读

商品订购

技术服务

定制出版

资源

资讯

百科

原创

社区

关注我们

新浪微博

官方微信

收藏本站

APP下载

合作单位

中国数字文化集团有限公司

谷浪远景(北京)科技发展有限公司

关于SINOCOMIC 联系我们 友情合作 网站地图 服务条款 版权说明 意见反馈 京ICP备1203773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1781

连环画官方微信

打开微信,点击右上角的“+”,选择“扫一扫”功能。对准下方二维码即可。